默認冷灰
24號文字
方正啟體

第六十九章 拋妻棄子

作者:胖胖的小書童本書字數:K更新時間:
    回到屋中,三人圍坐在床上,南懷瑾呼了口氣,感慨道:“還真沒見過寧大哥發過這么大火。”說罷,便又有些生氣道:“不過那年老頭也屬實氣人,他算個什么東西?還叛逃?我叛逃他奶奶的我!老子到時候就跟他對著干,我看他能拿我怎樣!”

    一旁的南懷燕翻了個白眼,一邊把玩著手中的狐貍面具一邊緩聲道:“確實有些氣人,不過既然林統領都說了,咱們還是順著點他為好。”說到此處,看向一旁一直沒有發聲的謝飛魚疑惑道:“這是怎么了?”

    謝飛魚緩緩搖頭,看向南懷姐弟二人,低聲道:“沒什么,就是有件事情一直想不明白。”

    “哦?啥事兒?要不說出來聽聽?”聞言,一旁的南懷瑾忽的來了興致,與之前生氣的模樣判若兩人一般笑問道。

    “我看今日那大統領似乎也與寧大哥相熟?”謝飛魚緩緩問道。

    “對啊,這有啥的?”南懷瑾疑道,說著,忽然有些恍然道:“對,飛魚你剛來不久,應該也不知道,林統領當初也是咱們十二時辰中人,與寧大哥就是一隊的。”

    謝飛魚若有所思的點了點頭,一個念頭忽的浮現在心中,故作不滿道:“就只是如此么?就因為與林統領相熟便能對我等發號施令?”

    聞言,南懷燕只是以為其年少氣盛,也沒往其他地方想,與一旁的南懷瑾對視一眼后,這才溫聲勸道:“這也不怪寧大哥,他平日里也不是這樣的,只是……”

    果然如此,謝飛魚心中暗想,口中卻說道:“哦?”

    “哎……”南懷燕緩緩嘆了口氣,沉聲說道:“寧大哥他…..可以說是咱們這些人里面最為看重同僚的一個。”說到此處,忽的看向謝飛魚問道:“你可聽聞過一些關于寧大哥身世的傳言?”

    謝飛魚搖搖頭,低聲道:“請師姐解惑。”

    南懷燕并沒有急著回答,反而徐徐說道:“鷹狼衛是個什么樣的地方你也知道,咱們十二時辰還好些,至少每個時辰都會互相照顧,可其余的就完全不同了。”說著,眼神有些恍惚,“只有死人才最值得相信,這句話一直在他們之間流傳,除了執行任務時的配合,其余時候根本就不會有任何交集,甚至在危險降臨時,也不會管你分毫,能不落井下石便不錯了。”

    “若真如師姐所說,可為何我卻從未聽過這等事情?”謝飛魚瞇了瞇眼。

    “這能讓人知道么?又不是什么光彩的事情。”一旁的南懷瑾輕聲道,“說到底,咱們鷹狼衛中就只有一條規矩——聽從命令,至于其余的,呵!”

    南懷燕搖搖頭道:“倒也沒有如此絕對,但大部分也多是如此。”

    謝飛魚沉思片刻,緩聲道:“就算真有此事,那又和寧無…大哥有何關系?”

    南懷瑾輕聲道:“有關系的,你是直接對外收錄的十二時辰,對這里還不算很熟悉,寧大哥他……怎么說呢……”其忽的有些感慨,“對我們真的很好,很負責任,之前他之所以生氣也多半是因為那種恨鐵不成鋼吧……其實所有人心里都把他當做真正的兄長了。”

    “嗯……”沉吟了一會兒,謝飛魚眼眸中閃過一線精光,面上卻有些疑惑道:“那這和其身世究竟有何關系?”

    “這事兒……其實在咱們十二時辰中算是一個禁忌了。”一旁的南懷燕接話道:“你有沒有發現其姓氏……與那位的一樣?”

    聞言,謝飛魚深吸一口氣,暗道一聲‘果然’,清澈的眼眸中閃過一絲不易察覺的殺意,卻又被頃刻壓下,換上一副疑惑的表情,低聲問道:“那位是指?”

    “就是你們蒼鷹司的那位大統領——寧山!”南懷瑾沉聲道,一雙烏黑的濃眉皺緊,“說實話,三大統領里面,我最佩服的便是寧統領,可最厭惡的也同樣是他。”【**愛奇文學www.ctworl.live …¥免費閱讀】

    “哦?這是為何?”謝飛魚這時真的有些疑惑。

    “我佩服其身為天機榜第五,還帶領蒼鷹司參與了無數場對江湖高手的狙殺,厭惡其拋家棄子,待風光后便棄發妻與親生兒子于不顧,這等人難道不是喪盡天良?”南懷瑾面容陰沉的反問道。

    “夠了!”南懷燕沉聲喝道,說罷,轉而又低聲道:“小心隔墻有耳。”

    “我這輩子最恨的便是這等人,怎么?做了事還不能讓人說說了…….”南懷瑾有些不服,可多半還是畏懼那寧山的厲害,不敢在說什么,細聲嘀咕了幾句。

    “就算寧統領他真的如此,也輪不到你我說話,況且,這本就是件無根無據的謠言,寧大哥也沒有承認過……”說著,南懷燕漸漸收住話音,忽的回想起午時被滅的那一晚,辰時那人說的那些話來,又想起當時寧無我的反應,面色難看的嘆了口氣。

    看來自己只猜對了一半,謝飛魚暗想,沒想到這只見還有這等隱情,到是個意外之喜,自己如今血源錄雖說已然破入化血境,可終究也不是那寧山的對手,倒是可以先讓獨孤雪派人接觸一下這寧無我,看看其想法如何,若是也想要擊殺。想到此處,謝飛魚笑了笑,輕聲道:“多謝師兄師姐解惑了,在下已然明白了這其中的利害。”

    “哎……”南懷燕嘆了口氣,緩聲說道:“那便如此吧,切記不要將此事說與外人。”一雙美眸瞥向謝飛魚,見其點頭后這才繼續說道:“行了,咱們還是先干正事吧。”說著,一手從懷中掏出那之前發下的宣紙,細細的用暗語將其解讀。

    謝飛魚輕撫著懷中的赤螭劍,一邊靜待南懷燕將那暗語傳遞的消息盡數解讀,一邊思索著關于那寧山與寧無我之間的關系。

    盞茶時間過去,謝飛魚有些疑惑的抬起頭,剛好對上南懷瑾那疑惑的表情,看來其之前也是在發呆,兩人一同朝南懷燕看去,頓時一驚。

    只見那女子雙手緊緊地攥著手中宣紙的兩邊,通紅的眼眸如同見到結有死仇之人一般盯著其上的文字。

    “姐?”南懷瑾不安道。

    女子異樣的神情隨著其一聲呼喊緩緩消逝,輕咳兩聲,緩聲道:“怎么了?”
(←快捷鍵) <<上一章 投推薦票 回目錄 標記書簽 下一章>> (快捷鍵→)
十一选五开奖结果25号黑龙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