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認冷灰
24號文字
方正啟體

第三百五十六章 運氣不錯

作者:沙場點兵本書字數:K更新時間:
    高原狼的運氣不錯!
霸狼第一時間用望遠鏡發現了遠處的軍隊。

    血狼第一時間做出了爭取的選擇,高原狼立刻撤退。

    緊接著,血狼第一時間發現了戰場之上兩支軍隊之間的關系,瞬間改變方向,脫離了兩支交戰軍隊的戰場。

    當然最幸運的是,那支他們發現的軍隊,沒有將將榴彈炮對準只有兩輛裝甲車的的高原狼,而是選擇了遠處那些車群。

    當然如果換成血狼指揮這樣的戰斗,也會放棄這兩輛裝甲車,遠處有幾十個,上百個目標,總要比兩個目標更有價值。

    “死里逃生的感覺真不錯!”
裝甲車內一片的安靜,所有高原狼的兄弟都知道剛剛他們在生死之間走了一遭。

    特種兵很厲害,但是在厲害的特種兵也不可能正面去和一支軍隊抗衡,特別是擁有重裝甲榴彈炮的成編織的軍隊。

    如果在山區,叢林之中,利用山林的掩護,或許可以打一打游擊戰,消滅對方一些有生力量,但那還是在千萬別被發現的前提下,否則一個火力覆蓋,很可能就是一場災難。

    不要和高原狼說什么兵王,軍神!活著的是兵王,活著的是軍神,死的甚至連烈士都算不上,只能埋骨他鄉。

    就在這個時候,向導酒鬼羅德猛地喝了一口酒,然后低聲的說道。

    “羅德先生,接下來我們應該向那個方向走?”
血狼微笑著向躲在裝甲車角落里的酒鬼羅德問道。

    “哪里都可以,向哪個方向走都是戰場,我說了不要來這里,可是你們不聽,現在還有什么好說的。

    ”
酒鬼羅德說完,將酒瓶子里最后一點酒喝了下去。

    “魔狼小心一點,幽狼看著點四周,我總是感覺這里不對勁,這好像已經脫離了地方武裝戰斗的范疇,已經到了軍隊之間交鋒的節奏。

    ”
血狼向著魔狼和幽狼說道。

    “明白,我上去放放風,精神精神!”
幽狼站了起來,舉著王源將向著四周張望,遠處交戰的炮火已經看不見,只能偶爾聽到并不是清晰的爆炸聲,表明在那個方向戰斗還在繼續。

    “團長,我記得不錯的話,我們在向前走,就是廠區的方向了!”
幽狼向著血狼問道。

    “我知道,大概的方向沒有錯,我們從側面繞過去,不過這樣的裝甲車不能開會羅安達,看來需要老狼接應我們一下。

    ”
血狼現在已經準備撤退,返回羅安達,高原狼的任務已經結束,而且彈藥也需要補充,長時間作戰的消耗,沒有彈藥補給,高原狼現在最多還有四分之一的彈藥存貯,這樣的數量已經無法支持一

    場大規模的行動。

    “羅德先生,指引一下合適的道路,我們要回家了!”
血狼大聲的向著羅德喊道。

    “羅德沒有家,我們只是回羅安達。

    ”
羅德起身來到前排的位置,血狼將副駕駛的位置讓給了羅德,自己來到幽狼的身邊,將身子探出車外,拍了拍幽狼的肩膀,示意幽狼去休息。

    這個時候血狼才想起來,幽狼昨晚警戒到現在還沒有休息,眼睛里已經充滿了血絲,盡管裝甲車十分的顛簸,但對付休息一下也是好的。

    車輛連續向前行駛了兩個小時,躲過了廠區和城鎮,在一處偏僻的位置停了下來,當然這種所謂的偏僻也是相對的,在這個混亂的世界,什么地方才是安全的,鬼才知道。

    但至少這個地方是相對安全的,不再有軍隊的影子,炮火的聲音。

    “白狼你的客人還沒有清醒嗎?是不是你落地的時候砸在他的頭上了?”
血狼向從戰車之上走下來的白狼問道。

    “我想他在裝死,然后找機會離開這里,不過他的伎倆實在是太簡單,瞬間就被我識破了,我讓銀狼看著呢,給他制造一個機會。

    ”
白狼掏出來一包香煙,給血狼一支點燃,然后低聲說道。

    “你看過他的文件嗎?聽說他有一個文件袋。

    ”
血狼低聲問道。

    “簡單的看了一下,里面沒有武器,文件上的文字我也不認識,因該是希臘文或者是猶太文,其中的某一種文字。

    ”
白狼會的語言不少,但是這個文字白狼真的不認識。

    “不去管他了,希望我們接下來的任務輕松好點,我總感覺還有事情要發生,一種不好的感覺。

    ”
血狼看著遠處正在高地上放哨的兄弟,這是附近唯一的高地,在這里可以看清四周的狀況,現在必須時刻保持高度警惕,今天白天那種被包圍的情況絕對不能在發生。

    其實今天白天被包圍,也和警戒哨沒有什么關系,敵人原本的目標也不是高原狼,只是高原狼恰巧在他們搜索的范圍之內。

    換一句話說,在距離高原狼有一定距離的時候,搜索就已經開始了!這是不可避免的事情。

    吃一塹長一智!
所以這次血狼選擇休息的位置,必須能夠監控四周的位置,必須能夠保證絕對的安全,這樣的事情絕對不允許在發生第二次。

    “團長,我總感覺這個人不對勁,那些人花費這么大的力氣尋找他,并且看他們拼命的樣子,估計這個人很可能是一個十分重要的任務。

    ”
白狼向血狼說道。

    “去給他拍個照,然后給老狼發過去,如果他真

    的那么有知名度,我們很快就能知道他是誰。

    ”
血狼向著白狼笑著說道。

    “明白!”
白狼立刻掏出來手機向著裝甲車跑過去,盡管這里手機沒有信號,不過可以通過單兵電腦將照片傳遞出去,這并不難。

    不過讓白狼感覺奇怪的是,這個裝暈的家伙就這樣躺在裝甲車之中,甚至自己去拍照他都沒有醒過來,而且更沒有打算跑路的意思。

    難道是自己分析錯了?白狼就這樣對著躺在裝甲車上的家伙一頓拍照,甚至還翻動他擺了幾個姿勢,這個家伙還是沒有動,實在是有點詭異。

    “團長,發現車隊向我們靠近,似乎是沖著我們來的,很像今天早上搜索的車隊。

    ”
就在這個時候,忽然放哨的魔狼傳來示警,竟然被盯上了?
“白狼再去搜身,我懷疑有定位裝置,所有人上車,我們準備出發。

    ”
血狼立刻大喊,高原狼的兄弟們快速集結,在這樣的地方都能被追到,一定有定位裝置,否則不可能這么輕易被發現。

    然而白狼仔細全身上下好好的搜了一遍,根本沒有什么定位裝置,甚至連這個家伙皮鞋的鞋跟都拆了下來,鞋墊都拿出來,也沒有發現定位裝置。

    “團長,沒有定位裝置。

    ”
白狼的聲音響起,此時此刻兩輛車已經啟動向著遠處逃逸而去,已經追上來了,不能停下,好在車里面的燃油是滿的,不然他們現在的情況還真有點麻煩。

    白狼說完之后,血狼立刻抬起了頭,看向了裝甲車的車頂,如果沒有定位裝置,那么只有太空之中那些人造衛星了!否則不可能有這么精準的尋找能力。

    當然還可能是大型無人機,能夠有這樣遠程搜索的能力,不過從這些武裝力量的裝備看,大型無人機似乎不大可能。

    如果是這樣,那么一切就明了起來,看來很快就有答案了,如果這個家伙沒有什么價值,那么就只能將他從車上扔下去,這個家伙裝暈,似乎就是為了得到高原狼的保護。

    不過這樣免費的保護,可不是高原狼的性格,這是不可能的。

    血狼故意命令魔狼改變幾個方向,但后面追擊的車輛根本沒有絲毫的遲疑,幾乎是第一時間就改變方向捉了過來。

    “是不是我們的車有定位裝置?”
血狼立刻向魔狼問道。

    “團長,就這破車還定位裝置,連煙霧彈都沒有,能開走都是一個奇跡了,還定位呢?我之前檢查的時候看了,根本沒有那么復雜的線路,幾乎不大可能。

    ”
魔狼一邊開車一邊說道。

    “魔狼說的沒有錯,我之前也看了,的確沒

    有那么的復雜的設備,這破車在裝甲車之中也算是老爺車那輩的了,如果有定位裝置,很容易被發現。

    ”
兩個人全都肯定,他們的裝甲車不可能有定位裝置,現在所有的矛頭全都指向了天上。

    、
“霸狼,看看天上有沒有無人機。

    ”
血狼繼續喊道。

    霸狼立刻舉著望遠鏡,抬著頭,看向天空,足足看了十幾分鐘,霸狼的脖子都不會轉了,依舊沒有發現無人機的痕跡。

    在另外一輛車上,白狼和銀狼也舉著望遠鏡看,天空之中只有偶爾飛過的幾只鳥之外,根本沒有其他會飛的東西。

    看來只能是衛星了,應該沒有什么其他的可能性,血狼最后做出判斷,但是今天白天的時候,為什么會需要那么大規模的搜索呢?而不是定點尋找?
“團長,他們看到的是我們的裝甲車,而不是那個人,所以才會這樣,我想只有這么一個解釋。

    ”
參謀長的聲音響起,一語驚醒夢中人!
血狼立刻點頭,的確是這樣,什么事情都怕分析,一分析就分析出來結果,很可能在之前就是這樣,否則沒有其他的解釋。

    “白狼別找了,去問問老狼有結果沒?”
血狼大聲地向著白狼喊道。

    然而還沒等白狼縮回去聯系老狼,老狼的聲音已經在血狼的無線電之中響起。

    “團長,你們讓我查的人已經查到了,這個人是新非總理菲爾遜,如果你們的照片沒有錯誤的話,而且這個人在新非的軍方的地位甚至在新非總統之上,如果一切正常這個人將會是下一屆新非總統最佳人選,你們怎么會有菲爾遜的照片?”
有了照片,還有影狼薇薇安,想要找一個人的信息實在是太簡單,如果不是新非這個國家原本就十分的貧窮,根本沒有人關注,還能更早幾分鐘得到這個信息。

    “魔狼車停一下,參謀長我們去那輛車上竄竄門。

    ”
血狼立刻向魔狼喊了一聲,看來這件事必須要好好談談了,如果在這樣下去,那么他們就算是把這個家伙丟出去,都未必管用。

    “明白!”
魔狼耿劍立刻停車,后面的裝甲車也立刻停了下來,血狼和參謀長立刻跳下車,向著第二輛車走去。

    同時第二輛車上,兩名突擊隊員上了第一輛車,兩輛車繼續開啟,繼續向前,后面追擊的車輛依舊跟在后面,緊追不放。

    “威爾遜先生,地上涼,起來說話吧。

    ”
血狼坐在對著威爾遜的椅子上,背靠著裝甲車的車廂,注視著躺在哪里的威爾遜。

    真的無法想象,這個家伙在戰斗的時候,是怎么躺著的,難道沒有被踩到

    嗎?
不過從身上的情況看,應該沒有,至少沒有鞋印的痕跡。

    “你們已經知道了我的身份,那么我們可以好好的談一下了!”
威爾遜坐了起來,他后面的突擊隊員離開,去后面,給這位威爾遜讓出來一個座位,威爾遜搖晃著坐在了血狼的對方。

    “鄭重的自我介紹一下,高原狼傭兵團,你可以稱呼我血狼,這位是智狼。

    ”
血狼向威爾士自我介紹,然后介紹了一下智狼。

    “我想你應該是遭受到追殺,現在你至少是安全的,不過危機還沒有過去,他們在后面追擊我們,他們似乎有衛星系統指引,我現在很為難,如果將你放下去,那么似乎顯得有些不人道,但是繼續留你在車上,高原狼就會陷入到危機之中,我想你已經知道,因為你的原因,我們不得不放棄了自己車車隊,然后展開一場大戰。

    ”
血狼看著威爾遜說道,接下來就是智狼的事情了,血狼的任務就是開場白,紅臉,白臉總要唱一下。

    “血狼先生,我相信你不會放我下去的,我可以現在讓我的人給你們高原狼的賬戶匯入一筆錢,當然這只是一部分定金,你們把我送到安全的地方,還有更多的酬勞,你們完全可以相信我。

    ”
威爾遜微笑著向血狼說道。

    之前威爾遜之所以裝暈,首先是要看看這支雇傭兵的實力,有沒有保護自己的能力,同時也是為了保護自己的安全,他想知道這些雇傭兵是那個勢力雇傭的。

    (本章完)
(←快捷鍵) <<上一章 投推薦票 回目錄 標記書簽 下一章>> (快捷鍵→)
十一选五开奖结果25号黑龙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