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認冷灰
24號文字
方正啟體

第三百五十七章 危險之旅

作者:沙場點兵本書字數:K更新時間:
    當然現在很明顯裝不下去了!
其實就在白狼來給威爾遜拍照的那一刻他就知道自己見出不了多久了1
不過這個家伙能夠在這樣的環境之中裝暈裝這么久,的確有著強大的忍耐力,當然能夠成為一個國家的總理,的確有著過人之處。

    所以威爾遜第一時間便用出來對雇傭兵的殺招——金錢!
強大的雇傭兵有著他們自己的市場價格,而高原狼傭兵團在羅安達的名氣威爾遜也是略有耳聞,畢竟最近這個地區各個勢力都在雇傭雇傭兵,只是威爾遜沒有想到自己會在這里遇到高原狼。

    “那么威爾遜先生,你打算給我們多少傭金呢?而且現在那些想要找到你的人就在我們的身后,他們似乎有著強大的追蹤手段。

    ”
血狼微笑著看著威爾遜,和聰明人打交道就是簡單,根本不需要什么紅臉,白臉,目的和問題都解決了!
“一千萬美金,但是我需要高原狼為我工作一個月。

    ”
威爾遜看著血狼說道。

    “威爾遜先生,高原狼對于你們國內的戰爭沒有興趣,而且我們現在已經受到其他人的雇傭,我們還有救援任務。

    ”
血狼搖了搖頭,血狼不會因為錢讓高原狼傭兵團卷入到這場混亂的戰爭之中,而且從目前看這個威爾遜似乎混的不是很好,能夠人被人追殺到藏在草地之中,混的真有點可憐。

    “血狼先生,我可以追加更多的傭金,其實并不需要一個月,我只需要你們幫我去干掉一個人,只需要干掉一個人就可以。

    ”
威爾遜繼續討價還價,在威爾遜看來,無論雇傭兵來自那個國家,他們都是雇傭兵,只要是雇傭兵,那么就沒有傭金解決不了的問題。

    自己可以花大價錢尋找名氣更大的雇傭兵公司,但今天自己親身經歷的戰斗讓威爾遜感覺到,高原狼的確十分的強大,當然還有最主要的一點,他沒有那么多時間。

    他必須要先干掉自己的對手,如果不能在最短的時間干掉他們,那么整個國家都會亂下去,而且自己的對手將會一天天變得更加強大,最后的結果是什么威爾遜自己也不知道?
作為一名政治家,威爾遜有著自己敏銳的嗅覺,自己必須立刻干掉自己的對手,想盡辦法干掉自己的對手,然后自己繼續掌控局面。

    “威爾遜先生,你只需要將這次我們救你的傭金給我們就可以了,至于任務我們暫時沒有興趣,同時你現在必須告訴我們一個能夠讓你安全的地方,我們的燃油已經不多了,如果繼續這樣下去,我們只能用雙腿去跟追你的人的裝甲車賽跑了!”
血狼依然搖了搖頭,傭金的確很吸引人,但

    是血狼絕對不會讓高原狼的兄弟們去和對手的裝甲車,主戰坦克交戰,更不會成為這些政客的劊子手。

    “如果只是單單救援我的話,我只能給你們兩百萬美金,請您將賬號給我,再給我一部衛星電話,我需要聯系一下我的人。

    ”
威爾遜有些無奈的搖了搖頭,他沒有想到血狼會這么決絕的拒絕自己的要求,這支雇傭兵是在執行什么任務?
自己的直覺告訴自己高原狼似乎并不是自己的對手雇傭的雇傭兵,但他們是誰雇傭的呢?威爾遜有些狐疑的看著血狼。

    心中盤算著究竟有那個勢力雇傭這樣一支精銳的雇傭兵,自己也雇傭了一大批雇傭兵,但是在精銳程度上完全和自己面前的這支高原狼傭兵團無法相比。

    “白狼給他衛星電話,還有我們的賬號,魔狼停一下車,我們回去。

    ”
血狼通過無線電向魔狼喊道。

    他要和參謀長以及幽狼研究一下下一步行動,當然這樣的事情沒有必要在威爾遜的面前進行,而且血狼并不喜歡這個能夠在裝甲車內裝暈這么久的存在。

    盡管血狼能夠理解這一點,這個威爾遜只是為了活下去,畢竟在這樣的環境下,想要活下去并不是那么的容易,一個錯誤的決定就可能讓自己送命。

    不過血狼只是出于自己本能的不去喜歡,畢竟血狼曾經是軍人,而威爾遜是政客,他們注定不是一路人。

    “團長,我想這是一個契機,高原狼始終是雇傭兵,雇傭兵無法擺脫雇傭兵的規則。

    ”
參謀長微笑著向血狼說道。

    血狼明白參謀長的意思,一千萬美金,甚至更多,這不是雇傭兵世界最高的價格,但絕對已經不低了,畢竟只是一次任務,而且干掉一個目標,甚至可能只需要一枚狙擊步槍的子彈。

    在高原狼傭兵團的四名狙擊手都有這樣的能力,他們可以悄悄隱藏起來,潛入到目標的位置,然后一枚狙擊步槍子彈就能狙殺掉目標。

    血狼當然明白這一點,但是血狼總是感覺這樣的任務有點郁悶,而且高原狼隨時可能還要接到任務,接到去救援自己同胞的任務。

    盡管這樣的任務并沒有多少傭金,甚至更加的危險,但是血狼似乎更喜歡這樣的任務,甚至有些期待這樣的任務的到來。

    “參謀長,我們可能還需要去救援我們的同胞,這個地區十分的混亂,或許以后我們有機會吧。

    ”
血狼無奈的說道。

    “不,團長,我的意思正是這一點,如果我們幫助威爾遜,那么很可能盡快結束這場混亂,至少可以抑制一些混亂的發生。

    ”
參謀長向血狼說道。

    參謀長思考的角度和血狼不同,如果將敵人的將領或者幕后主使干掉,那么對方很可能崩潰,那么這個地方很可能會出現短暫的平靜,這樣也可以給那些需要撤退的人有撤退的機會。

    “這件事我們需要全方位進行分析,高原狼不能輕易介入到這樣的混亂戰爭之中,幽狼聯系老狼,將這里的情況說明一下,還有這位威爾遜先生的要求。

    ”
血狼立刻向幽狼說道,參謀長說的或許有道理,如果這樣或許可以讓這里的混亂,短時間有改變。

    不過血狼要知道這樣做究竟有沒有意義,如果有,還有傭金可以拿,那么何樂而不為呢?
“明白!”
幽狼立刻去聯系老狼。

    “對了還有我們的兩百萬美元的傭金有沒有到賬也讓老狼關注一下,雖然我們是順道辦事,但也都是因為這個威爾遜而起,不然我們現在也不用被人追著跑。

    ”
血狼立刻又向幽狼喊了一句,兩百萬美元也不是小數字,至少高原狼的兄弟們這次行動又可以分上一筆。

    “團長,威爾遜先生要求我們將他送到距離這里一百五十公里的一個軍營,在我們的正南方向,有一條公路。

    ”
白狼的聲音在無線電之中響起。

    “好,那人錢財與人消災,我們就把這個燙手的山芋趕緊送走吧,他沒讓他的軍隊來接應我們嗎?”
血狼繼續問道。

    “有的,他的軍隊派遣一個裝甲營來接應他,同時會有直升機大概半個小時之后抵達。

    ”
白狼立刻回應,稍后將有武裝直升機出現,同時還有一個裝甲營,這樣的接應完全可以保證這位威爾遜先生的安全。

    “魔狼,我們改變方向,向南行駛,將這個燙手的山芋趕緊送走。

    ”
血狼立刻向魔狼耿劍命令道,有軍隊出現,之后后面的追擊很快就會消失,在這樣的環境之下,除非敵人有強大的遠程火力,或者空中力量,否則他們不可能追的上高原狼。

    “明白!”
魔狼立刻改變方向向著南方行駛而去,同時在身邊羅德幫助下,盡可能避開一些不必要的障礙物。

    二十分鐘之后,老狼傳來信息,他們已經收到了兩百萬的匯款,看來威爾遜對于自己的生命還是很小心謹慎。

    血狼不相信什么信譽,這些人不可能有什么信譽,他們這么快將錢匯到高原狼的賬號,目的只有一個,表達誠意。

    “看來這位威爾遜還是很希望我們能夠幫助他去干掉他的最大的對手。

    ”
參謀長向血狼說道。

    “老狼只是說了錢到賬,沒有說這次任務會帶來什么結果,我們還是要等等,

    不著急。

    ”
血狼向參謀長說道,至少目前他們和威爾遜是合作的關系,甚至是短暫的雇傭關系,威爾遜支付了傭金,高原狼則要保證他的安全,送他去他想去的軍營。

    “白狼,告訴威爾遜先生,我們已經收到了他的傭金,稱贊一下他是個講信譽的人,同時告訴他我們和他之間的雇傭關系已經建立,將他安全的送到他想去的軍營,嗯將副駕駛的位置讓給威爾遜先生,畢竟他是我們的金主。

    ”
血狼在無線電之中向白狼說道。

    至少要表達一下誠意,建立一個良好的關系,盡管未來可能不合作,但至少不要成為敵人,血狼這一點還是很清楚的。

    在另外一輛裝甲車上,白狼立刻從副駕駛的位置上站了起來,并且十分強烈的將威爾遜先生送到副駕駛的位置,并且將血狼的話全都轉達了一遍。

    威爾遜畢竟是新非的總理,當然明白發生了什么?一邊向白狼表示謝意,一邊開始琢磨,高原狼的真正意圖是什么?
同時在和自己的軍隊通電話的時候,威爾遜已經將高原狼的名字說了出來,他的手下會立刻開始調查這個雇傭兵團隊。

    盡管在過去他知道高原狼這個名字,但畢竟他是一個國家的總理,盡管是很貧窮的一個國家,軍事力量十分落后的國家。

    很快一切就會有結果,威爾遜還是想要雇傭高原狼,盡管一千萬這個價格真的很高,但是能夠雇傭到一個有能力的雇傭兵,就必須要付出。

    當然這些錢威爾遜不可能拿出來現金,不過威爾遜有自己的支付方式,無論是黃金還是鉆石,在非洲這些東西永遠都不缺少。

    “團長,后面追著的車輛停止追擊了!看來他們已經知道我們有軍隊接應,放棄了對我們進行追擊,這些笨蛋。

    ”
霸狼從機槍射擊手的位置縮了進來,向血狼說道。

    外面實在是有點太曬了,不過裝甲車內更是悶熱,這一路并不是那么的舒服。

    裝甲車的防御力是不錯,但是這兩輛破車里面根本沒有空調,就像是一個大悶罐一樣,盡管所有能夠打開的通風裝置全都打開,但這種感覺還是實在太難受。

    不過沒有辦法,畢竟裝甲車皮厚,能夠抗住子彈的射擊!
“追兵放棄了,那么新的軍隊就要出現了,不過至少我們不用感覺到危險,白狼你的車去面前,我們在后面保持二十米的距離,霸狼把你的寶貝拿出來,小心使得萬年船。

    ”
血狼立刻下達命令。

    鬼知道這些軍隊是不是真的效忠威爾遜,如果直升機來了扔下來兩枚反裝甲導彈讓后飛走,那可就倒霉到家了!

    “明白!”
霸狼將最后一枚毒刺導彈抗在了肩頭,另外一只手拿著望遠鏡,向著遠處的天空看去,一個黑色的光點不斷地出現在視野之中。

    新非真的很窮,來接他們的總理也只有一架反武裝直升機,不過這架武裝直升機裝備還算可以,至少火箭巢和反裝甲導彈都有。

    霸狼還是打開自己的導彈鎖定系統,如果對方不瞎的話,他應該能夠看到自己肩膀上的毒刺防空導彈,展示自己的實力也是一種資本的炫耀。

    的確霸狼分析的沒有錯,這架直升機的反應的確一震,甚至迅速拉升了高度,然后向著車隊點了點自己的直升機機頭,表示了一下自己的善意。

    “他在向我們示好。

    ”
霸狼的聲音響起,但并沒有將自己的毒刺導彈收回來,已經抗在肩膀上。

    “看來沒有攻擊我們的意思,這是一個不錯的開端,保持高度警惕,我們繼續前進。

    ”
血狼微笑著說道。

    遠處的地平線上,一排裝甲戰車很快也出現在地平線上,向著高原狼傭兵團的兩輛裝甲車方向駛來。

    甚至最前面還有幾輛主戰坦克,這是一個裝甲營的兵力,當然他們的裝備依舊十分的破爛,按照霸狼的說法,這樣的一個營,如果給高原狼裝備上99A的話,高原狼就能滅了他們。

    (本章完)
(←快捷鍵) <<上一章 投推薦票 回目錄 標記書簽 下一章>> (快捷鍵→)
十一选五开奖结果25号黑龙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