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認冷灰
24號文字
方正啟體

第八十三章 棺材釘

作者:學舌鸚鵡本書字數:K更新時間:
    事發突然,孔平沒來得及趕過去,只能眼看著王道人他們自作自受喪失性命,臉色難看的說道“我們走,今天一定要捉住這銅甲尸,絕不能讓它危害人間。

    他語氣沉重,眼看著三個同道死在自己面前,除了那種冷血無情之人,誰又能沒有觸動。

    而且西雙版納銅甲尸,本就是極端罕見的僵尸,現在一下子吸收了三個修道人的心血,實力更進一步,被它逃出去,必然禍害鄉里,不知多少人為之遭殃。

    “老爸放心好了,不過是頭僵尸,我獨自一人都能對付。”運高身上身穿八卦道袍,頭一次顯得正經起來,只是他年齡不大,不僅沒有修道人那種仙風道骨,反而給人一種沐猴而冠的感覺,顯得有些搞笑。

    孔平勉強一笑,如果真像他說的那么簡單就好了。銅甲尸本就是極其稀有的僵尸,實力不凡,又被這三個笨蛋瘋狂增加實力,哪怕是他都沒有必勝的把握。

    剛剛飽餐一頓的銅甲尸聞到新鮮血肉的味道,還是它最喜歡的修道人,慢慢轉過身,露出那兩個長長的僵尸牙,發出無聲的咆哮,對著三人沖來。

    “老爸,看我的。”

    運高自告奮勇沖上去,等到了銅甲尸跟前,虛晃一槍,躲到旁邊,手中鎮尸符,貼在了它的額頭。

    輕易鎮壓銅甲尸,運高得意的昂起了頭。

    然而銅甲尸只是停頓一下,就轉身撲了上去,運高大意之下,差點被它抓住,抱住脖子狂啃。

    兒子差點受傷,孔平比誰都著急,不再端什么高人的架子,同樣沖了過去,手中的鎮尸符、困尸符,各種符箓,不要錢一樣用出,一張張貼在了銅甲尸的身上,想要將它鎮住。

    唯有方帥站在旁邊,暫時不準備出手,銅甲尸帶著霉氣,誰接觸它都要倒霉,能不出手還是不出手的好。

    讓他們沒有想到的是,這銅甲尸不愧是稀有品種,不論是什么樣的符箓,貼在它身上,僅僅只能讓它停頓一下,隨即就跟沒事一樣,在場中憑借著強橫的身體橫沖直撞。

    打斗了半天,銅甲尸一點事沒有,反倒將他們累的要死。

    孔平見此咬破手指,將鮮血涂抹桃木劍上,直接一劍刺向銅甲尸咽喉,那里是尸氣淤積之所,只要能卸掉銅甲尸的尸氣,它的兇威也就卸了大半。

    然而咔嚓一下,桃木劍沒能刺入銅甲尸脖子,瞬間折斷,孔平怔在當場,他這桃木劍是祖傳的寶貝,百年桃木制作堅硬無比,怎么在關鍵時刻斷了,難道用的時間長了,桃木劍內部已經出現腐朽?

    看銅甲尸撲過來,趕緊拿出鎮魂鈴,叮鈴鈴,叮鈴鈴,清脆的鈴聲響徹全場,銅甲尸愣在場中,不動了,孔平松了口氣說道“拿捆尸索,將它給我綁起來。”

    話還沒有說完呢,鎮魂鈴斷成兩節,銅甲尸又向他撲來,嚇的孔平轉身就跑。

    “老爸向我這里跑。”運高拿出鎮尸箭,彎弓搭箭準備射死銅甲尸。

    孔平對著他跑了過去,想要將銅甲尸引到運高身前,讓他射死銅甲尸。

    一步兩步,眼看離運高越來越近,孔平一個前撲趴在地上,露出后面的銅甲尸,運高彎弓如滿月,準備射出鎮尸箭,射死銅甲尸,然而啪嗒一下,弓箭從中間斷成兩節。

    看的運高目瞪口呆,他還沒用力呢,怎么這個樣?

    銅甲尸接著向前,一腳正踹在孔平腿根部分,踢在小孔平上,這一下力氣不小,孔平慘叫一聲,痛得在地上打滾,抽搐不已,怎么也沒想到自己好不容易逃脫銅甲尸的追殺,結果小孔平跟著倒霉。

    而鎮尸箭斷掉的運高大意之下,被銅甲尸一把掐住脖子,就向嘴里送。

    嚇得孔平不顧痛苦大喊“方帥快救我兒子。”

    “放心,我這就出手。”方帥答應一聲,指揮皇族僵尸這個皇叔出手,自身卻沒有動。

    看著銅甲尸,方帥眼中透出奇異的光芒,不愧是西雙版納銅甲尸,有名的倒霉星,他知道西雙版納銅甲尸,有讓人倒霉運的特性,卻沒想到會這樣厲害。

    王道人三人,既然敢用銅甲尸做文章,自然對它有所了解,添加的佐料什么時候生效,也心中有數,按理說不可能傷到自身,結果他們還沒來的及離開,就被蘇醒的銅甲尸給團滅!

    孔平手中的桃木劍是百年桃木制成,堅硬無比,結果在關鍵時刻斷了!

    鎮魂鈴也是不錯的法器,只是使用幾下,結果壞了!

    鎮尸箭用了不知多少年,按理說沒問題吧,結果斷了!

    凡此種種若說跟銅甲尸沒有關系,他絕不相信。

    皇叔直接上前,擋住了銅甲士,銅甲尸刀槍不入,力大無窮,可皇叔身為護法神將,也同樣是刀槍不入,力大無窮,兩個怪物戰斗起來,可謂半斤八兩。

    直到這時孔平才有空停下,喘著粗氣,站在旁邊道“黃道友是佛門俗家弟子吧,一身橫練功夫當真強悍。”

    方帥但笑不語,默認了他的說法,看向鎮壓銅甲尸的那口棺材。

    “既然你的法器不能用,那何不用棺材釘試試?”

    棺材釘?孔平反應過來,萬物相生相克,自有其規律,銅甲尸實力再強,也有東西能克制它。

    只是時間太短,他們沒有找到罷了。

    此時聽方帥說到棺材釘,恍然大悟,銅甲尸既然能被鎮壓在棺材當中,那說明鎮壓它的這口棺材,就能克制它,而棺材釘更是其中克制最厲害的。

    當即動手把棺材釘起了出來,看看正在打斗的銅甲尸,孔平將棺材釘遞給方帥。

    “要不然你將棺材釘交給黃道友如何?”

    他跟皇叔不熟悉,不好直接插手。

    “還是你扔過去吧。”方帥頭搖的跟撥浪鼓一樣,不肯接遞到身前的棺材釘。

    這倒不是怕棺材釘骯臟,他作為考古學家,常年穿行于古墓當中,升官發財,不知做了多少次,對棺材釘再熟悉不過,可這是銅甲尸的棺材釘,誰知道會不會攜帶銅甲尸的霉氣。

    要是自己因為接觸過棺材釘,沾染霉氣,那還是真的倒霉。

    孔平只好自己動手,直接跑了過去,在皇叔的幫助下,一根根棺材釘插入了銅甲尸的身體。

    每插入一根,銅甲尸都要痛的嘶吼一聲,速度也緩慢一分,隨著最后一根棺材釘刺入身體,銅甲尸如同被施了定身咒一樣,再也動彈不得。
(←快捷鍵) <<上一章 投推薦票 回目錄 標記書簽 下一章>> (快捷鍵→)
十一选五开奖结果25号黑龙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