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認冷灰
24號文字
方正啟體

第三百四十二章、新的驚喜

作者:悵眠本書字數:K更新時間:
    門窗緊閉著,門外連一點光亮都透不進來,蘇向晚在床上翻了幾回,以往說來就來的睡意,今日卻遲遲不來。

    蘇遠黛要嫁陸君庭。

    無關其他,她說聶氏的事解決了,不復陰謀,她沒必要把這門親事往外推。

    蘇向晚卻知道不是的。

    蘇遠黛在用自己的方法向她施壓。

    顧婉是順昌侯府的人,她要把跟趙容顯有關系的那一切人事物,幫她斷絕得干干凈凈。

    顧婉喜歡陸君庭,一旦蘇遠黛當了世子妃,顧婉是沒辦法還能保持大度跟她來往的。

    她讓蘇向晚,不要想心存僥幸。

    又翻了幾回,蘇向晚睡不著,索性起來翻了披風,走到窗邊去,打開了窗戶。

    冷風撞進來,讓她清醒了不少。

    外間守夜的翠玉聽見聲音,挑著燈走了進來,瞧見蘇向晚起了身,忙上前問道,“小姐,怎么起來了?”

    燭火微弱,卻是這夜里殘存的光亮,映照著她的臉龐,一切都籠罩在昏黃的暗淡之中,有種不真切的恍惚。

    不知道從哪里陡然略過一陣疾風,惹得燭光閃了一下,在搖搖欲墜的邊緣滅了一下,而后忽明忽暗,最后終于顫巍巍地又亮了回來。

    蘇向晚的眼皮不可控制地跳了一下,有股莫名其妙的心慌,讓她沒來由地有些緊張。

    元思的身影陡然出現在窗外,一身黑衣藏于夜色,悄無聲息如同鬼魅。

    翠玉猛地捂住自己嘴巴,方才能控制住自己沒嚇得大叫出來。

    蘇向晚瞧見元思就知道不對勁,當下就問道:“是不是出了什么事?”

    元思的聲音從黑暗里傳來,有種攝人的凌冽。

    “那個探子又來了。”

    蘇向晚面色微變:“又來了?”

    意思是,不止來過一次?

    “你先前跟我說,府中有個可疑的婢女,我方才同她交了一下手,確定那是個女的,看來是同一個人。”

    蘇向晚很驚訝:“連你也抓不住她?”

    連元思都抓不到的話,那這個探子得多厲害啊!

    “不是抓不住。”元思靜了一下,“而是不能抓。”

    “什么叫不能抓?”

    “她引我去了錦閣,想讓我暴露身份。”

    “錦閣?”蘇向晚喃喃地。

    這不是蘇錦妤的院子嗎?

    有什么東西從腦海里一閃而過,她順勢抓住這點記憶,這才想起她回府之后,要去祠堂的路上,管家對她說的那句多心的話。

    那時候就提到了蘇錦妤。

    可蘇向晚真的不怎么把她放在心上。

    在周姨娘死之后,她做什么都是不足為據的。

    可現在蘇錦妤跟藏身在蘇府的探子,牽連上了關系。

    “得想辦法把她抓住才行。”

    抓住這個探子,才能知道答案。

    元思搖了搖頭,“抓不住了,這個探子很狡猾,一朝失手,就會重新隱匿,伺機而動,這陣子不會再出來了。”

    蘇向晚的直覺,有時候該死的可怕。

    她總覺得

    這個探子的目的,沒有想的那么簡單。

    對方好似醞釀著一場針對她的大禍。

    這個探子自己不暴露的話,之前元思都沒發覺,她覺得這個突如其來的暴露,有些過于刻意了。

    像是明晃晃挑釁和嘲笑,給了她線索,跟她囂張地說“來抓我呀”。

    現在這個線索在蘇錦妤身上,促使她不得不重新把蘇錦妤這個人放回到明面上來,仔細審視。

    這到底是障眼法,還是蘇錦妤也跟蘇蘭馨一樣,背后藏了一個了不起的人物呢?

    此后又安靜了幾天。

    在確定那個探子如元思說的,果然沒有再露面的時候,蘇向晚突然收到了魏雅寧的來信。

    之前她跟魏雅寧去過一次聽風閣。

    這一次是因為聽風閣要舉辦冬日茶會,魏雅寧特地給她送信,邀她一塊去。

    紅玉看見信的時候,忍不住就道:“雖然是夫人的母家,但這未免太過分了,先前小姐出事的時候,無人問津,這回雨過天青了,魏大小姐才敢找上來,生怕當時被牽連進去一樣。”

    翠玉并不是如何多話的人,這時候卻道:“魏府的光景我們外人不知曉,不能貿然下定論,如果真是鐵了心的不搭理小姐,現在為什么又要送帖子來,以魏大小姐的身份,她根本不需要討好我們家小姐。”

    蘇向晚見過孫氏,能感覺她是個無比和藹的長輩,也確定魏家絕對不是那種刻薄勢利的人。

    至于魏老太爺,她雖然沒見過面,但光是他的書法和字畫就看了不知道多少回,京城里總是有人在流傳贊頌他的書法造詣。

    大概印象應該是個正直固執脾氣不太好的老人家。

    劇本里對魏家也沒怎么寫,存在感很低,所以不是魏雅寧找上來,蘇向晚很多時候都會把魏府給忽略過。

    “翠玉說的不錯,魏府的光景我們外人不知曉,還是不要妄下定論的好。”

    魏雅寧是友軍,這是毫無疑問的。

    翠玉意味深長地出聲道:“說不定魏府不過問,恰恰是為了保護小姐呢。”

    紅玉想想也說不清楚,也就不說話了。

    聽風閣的老板是裴敬,那個大隱隱于世的殺手,以后會被人買兇去刺殺她的人。

    蘇向晚一直很想跟他見上一面。

    之前入秋的時候,裴敬回京,聽風閣也熱鬧了好一陣子。

    不過她那時候被很多事絆著抽不開身,也沒有那個心情,現在魏雅寧的來信,反倒給了她一點透氣的契機。

    每逢有些棘手的問題解決不了,她都會選擇讓自己放空一下,這樣更適于她從另外的角度去思考,人的思維有慣性,要是被卡在死胡同里,是怎么也找不到頭緒的。

    蘇向晚便提筆給魏雅寧回了信,應了她的邀約。

    去聽風閣的那日,京城剛下初雪,薄薄的一層,披在入目所及之處,總覺得看哪里都是雪白的,干枯的樹枝乘著冰晶,一

    幕幕都像裝裱在畫里一樣賞心悅目。

    上一次她到聽風閣來的時候,只覺得偏僻安靜,這一回來,真真體會到了什么叫做人山人海。

    馬車還沒拐進巷子,就被前頭的人車堵得過不去了。

    在寒氣里交互攀談的人聲絡繹不絕,一聲一聲地透過窗簾傳進車廂里來,感覺無比熱鬧。

    蘇向晚挑開一條細縫,從縫隙里往外看了幾眼,也被外頭的陣勢驚呆了。

    她自打到了這里,見識過最大的場面就是端陽盛典,但那種場合里處處是規矩,處處都寫著金貴,你所看見的每一個人,眼神都是睥睨,或者不屑的,讓人很不自在。

    不像現在這種場合,每一個人身上都寫著平民二字,身上充滿了生活的氣息,讓人覺得特別實在。

    到聽風閣只有一段小小的路程,但馬車現在卡在人聲鼎沸之中,顯然一時半會是過不去了。

    蘇向晚把披風的帽子帶上,抱著紫金小暖爐,準備步行過去。

    其實也有一些千金小姐會來參加聽風閣的活動,但那畢竟是少數,所以蘇向晚下馬車的時候,她能感覺到很多股視線,一下子就定格在她身上。

    蘇向晚以前習慣了當焦點,這會也沒什么感覺。

    她進了聽風閣,走到跟魏雅寧約定好的包間處,正準備推門進去,帽子一下子就被身后不知名的人扯了下來,她忙不迭回頭看過去。

    “我回來啦!”

    來人笑得一臉燦爛明媚,正是離京辦差多日的陸君庭。

    當初說陸君庭約莫要離京一月有余,蘇向晚現在算來,其實時間也差不多了。

    “你……”

    她還沒說什么,陸君庭拉過她的手臂,將她往包間里帶,“進去再說。”

    包間里比外頭溫暖許多,熱氣包裹過來,蘇向晚臉上溫熱熱的,透出一陣暖意。

    陸君庭上下打量了她一眼,十分不客氣地說:“我就走一個月,你怎么就瘦了,就這么想我?”

    蘇向晚撇撇嘴,搖頭道:“你走的那幾日,我無時不刻不在想你。”

    這當然不是真的想。

    那時候得到的線索突然中斷,那種心情就好像是看名偵探柯南,快要揭曉最終殺人兇手的時候,來了一個廣告,把結尾生生地卡沒了。

    簡直就是為了給她添堵一樣,陸君庭連跟她說話的機會都沒有,突然就離了京。

    陸君庭神色凝過肅色,一閃而過,蘇向晚根本沒發現。

    他笑瞇瞇地又道:“后來的事我都聽說了,你還挺厲害的嘛,就剛剛,剛剛我在下邊還聽人有人在說你這個事,說你對蒲功堂,還于真相,不畏權貴,讓聶氏和顧瀾兩個惡人繩之于法……”

    蘇向晚打斷他:“等等,你怎么這么巧會出現在這里?”

    (本章完)
(←快捷鍵) <<上一章 投推薦票 回目錄 標記書簽 下一章>> (快捷鍵→)
十一选五开奖结果25号黑龙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