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認冷灰
24號文字
方正啟體

第131章 幸福結局

作者:你滴小祖宗本書字數:K更新時間:
    夏琳把小乖帶出去玩,帶著小乖先去的電影院。

    但夏琳和小乖排隊買爆米花的時候,卻看見了一旁的葉錦城。

    視線相對,夏琳看到葉錦城的眸色暗沉,緊盯著他們這個方向。

    而夏琳也意識到,葉錦城出現在這里并不簡單。

    夏琳把小乖領到工作人員的面前,“麻煩你幫我看一下這個孩子,我發現有人跟著我們。我先去處理一下,如果有不對的地方,麻煩你幫我報一下警。”

    把小乖交到工作人員的手里后,夏琳便朝著葉錦城走過去。

    葉錦城見到夏琳過來,也不躲避,任由著夏琳在他面前停下。而夏琳這才看清楚了,葉錦城的身邊還有好幾個人。

    “我知道你的目的是什么,你見不得許暖的絲毫好,所以想著報復她。但你有沒有想過一點,失敗了你將面臨怎樣的懲罰?”

    夏琳把話說的很直接,迎視著葉錦城的雙眸,沒有絲毫的畏懼。

    她把小乖給帶出來的,小乖要是在她手里出事的話,那她良心難安。而且,對于葉錦城,她早就想出口罵人了,只不過是一直沒有找到機會罷了。

    如今葉錦城帶著人在這里虎視眈眈,要不是現在人多,只怕葉錦城早就已經行動,而她,又哪里還有功夫站在這里和葉錦城說這些。

    聽了夏琳的話,葉錦城低低地嗤了一聲:“你覺得我要害怕的話,我還會出現在這里嗎?”

    葉錦城反問著夏琳,薄唇淡淡而掀,聲音凜冽寒沉。

    葉錦城是真的沒有一丁點的畏懼。但對于她而言,她沒發現葉錦城是沒發現之前,發現了是發現了之后。

    夏琳同是嗤笑:“問題是我現在發現了你,我已經和工作人員說了,但凡我沒回去找小乖,他就會報警。而你——”

    “葉錦城,未來的人生路還很長,別把一手好牌打的稀巴爛。”夏琳冷冷地瞥了葉錦城一眼,也是低低一笑。

    葉錦城呵出聲:“那你的意思是,我不僅要接受一個不貞潔的女人,我還要接受一個不明來路的野種?”

    葉錦城說這話,怨氣很大。

    是,許暖在新婚夜出了事情,換做任何一個人都無法接受這樣的事實。

    但愛情是可以超越過一切的。加之,許暖是被唐婉和葉錦城的母親陷害的,如果沒有她們的話,哪里有后來陸南岸的便利。

    “我跟你說,陸南岸之前和許暖牽扯一起,陸南岸并不知道他還有個兒子。你說,夫妻結婚四年,怎么可能沒有半點牽扯?這話說出去,能有幾個人相信?可陸南岸有質疑過許暖一句嗎?”

    夏琳反問著葉錦城,話語平平而道:“你不能接受,不能給許暖的,陸南岸都給到她。你可別忘記,許暖為了你放棄了她的所有。她的爺爺奶奶先后離世,你是她在這個世界上的唯一親人。你說她背叛,如果她對你沒點感情的話,她會為你放棄那么多嗎?你可別忘記了,你的母親是主謀者,倘若不是許暖在和陸南岸求情的話,你覺得陸南岸會放過你的母親嗎?”

    夏琳的話,字字珠璣,也是如同利刃般狠狠地插在葉錦城的心上。

    也是一條繩子,直接牽引著葉錦城回憶著過去,回憶著過去他和許暖的點點滴滴。

    “葉錦城,一步錯,步步錯。如果你是相信她的,許暖和陸南岸哪里有這后來今天?就算許暖不忍打掉孩子,那個孩子放在我這里,也絕對不會干涉你們一絲一毫生活。終究是你太愛她了,現在又要因愛成恨造成所有的壞局面嗎?”

    夏琳將葉錦城給反問住,葉錦城無話。

    沉默片刻后,啟唇要出聲,卻又不知道該如何出口。

    而夏琳并沒有等葉錦城的答復,直接轉身離去。而在夏琳轉身的那一瞬間,她將手機緊緊的捏在手中。

    緊按住的是她早就設置好的110報警電話。

    但是,葉錦城并沒有追過來。

    因為,在夏琳的這些話語中他想起了他和許暖的過去,點點滴滴浮現在他的心頭,一遍又一遍。

    他和許暖也曾甜蜜過……

    是啊,夏琳說的對,他是因為太愛許暖,所以太過介意她的第一次沒能留給他。還有許暖肚子里面的孩子。

    如果不是因為愛,哪里來的恨。如果沒有愛,他也不會留許暖在身邊四年,否則的話,那樣的事情一出現,他早就和許暖離婚了。哪里還有現在呢?或許,最開始離婚,許暖又回到娛樂圈,事業早就上升了。

    對啊,他不能接受許暖,許暖就為他放棄。而陸南岸呢,許暖和他的過去悉數涌現出來,各方面抨擊的時候,陸南岸召開發布會,甩出結婚證,他可是把許暖給緊緊地護在懷里面的啊。

    陸南岸對小乖,對許暖好,他們一家三口是真的幸福。

    越是想起,越是理清,葉錦城的心口就越是疼痛。而他也越是明白,他和許暖已經是過去,卻是回不去了。

    許暖,再見,再也不見。

    此后,沒有人再見到過葉錦城。

    而葉錦城也將戶口本,離婚證悉數都遞給了唐婉。

    至于唐婉,她對葉錦城的執念太深,也為葉錦城傷透了心,她不再相信男人,此生專注發展事業,未曾再嫁。

    夏琳把小乖帶回了陸家老宅,老太太一把將小乖給抱進懷里。此刻,陸南岸和許暖也早就已經回家。

    他們圍繞在飯桌面前,是和和睦睦。

    第二天,老太太讓陸南岸籌辦宴會,對外宣布認夏琳為干孫女。

    當天晚上,許暖和夏琳啟程象山。

    因為陸南岸,無人再敢對許暖不敬,不敢給許暖使壞搞其他。許暖呢,在象山待了兩個月,順利將這部戲給拍完。

    拍完后返程,陸南岸也早就已經和霍離將婚禮給籌辦好,就等許暖這個女主角回來。

    求婚,婚紗照,一一走過。

    結婚當天,媒體記者全部跟拍,是現場直播。

    夏琳和白小小是伴娘,顧流和霍離是伴郎,小乖則是花童。

    而寧瀾呢,在看到陸南岸精心給許暖籌備婚禮,大大小小都操心著,卻是徹底的死心。

    寧瀾給陸南岸送去了最后的祝福,禮重,情也重。

    對于寧瀾的重禮,陸南岸是選擇退還。但寧瀾卻微笑著送回了陸南岸一句:“南岸,你我是朋友,從小到大,這點情意是該的。還是說,我送的這份大禮讓你后悔了嗎?”

    寧瀾對著陸南岸就是一聲調侃。

    對此,陸南岸也只好接受。寧瀾提出:“我知道,今天是你的新婚,但你能給我一個擁抱嗎?”

    此刻,寧瀾和陸南岸在走廊上面,雖然此刻無人,但來去人往最是能被人看見的。

    陸南岸沒有說話,但卻伸手給了寧瀾一個擁抱。他伸手拍了拍寧瀾的后背,話語徐徐而道:“小瀾,祝你早日覓得良人。”

    陸南岸也送給寧瀾一句祝福。

    而這是陸南岸見寧瀾的最后一面。

    許暖也收到了葉錦城的短信,葉錦城送她的是祝福:

    【小暖,新婚快樂,我是葉錦城,能接我電話嗎?我只是想和你談一談,可以嗎?】

    很緩和的語氣,但也不可否認這是葉錦城的套路。但顧念著舊情,許暖還是選擇相信了葉錦城。

    她回復了“可以”之后,陌生號碼就打了進來。

    許暖接起,是葉錦城的聲音。

    葉錦城開口,第一句話便是對她的祝福:“小暖,新婚快樂。其實,當你和陸南岸領證的時候,我就該祝福你的。只是我心眼很小,我不好過的同時,我卻更盼望著你飽受折磨跟煎熬。”

    “謝謝你的祝福,我也祝你今后一帆風順和健康。”

    葉錦城和唐婉的現在……她沒有過問具體,但在婚宴上瞧見唐婉一個人,許暖大概也是明白一些的。

    葉錦城害得唐婉失去肚子里面的孩子,失去的青春,唐家的名譽,唐家都是要拿回來的。

    葉錦城不是唐家的對手。此刻,葉錦城能給她打這通電話,而關于葉錦城的消息卻是沒傳過來,想必,葉錦城早就已經離開桐城。

    葉錦城的離開,這是葉錦城的自由。

    但她沒有葉錦城那么的小心眼,她是由衷地希望葉錦城會過的好。

    “過去的那四年,你不怪我嗎?”對于許暖送來的祝福,葉錦城聽著,喉嚨梗痛,卻是鼓鼓地疼痛著。

    尤其,在許暖的聲音響起的這一瞬間,胸口仿佛有人拿著一把刀,狠狠地在割著他的心臟。

    是鮮血淋漓,更是四分五裂。

    “我怎么怪你?這事情要是換做是我的話,或許我會比你做的更過火。但葉錦城,那些事情都已經過去了,唐婉是對不住我,可是她卻對得住你。”

    “小暖,我和你都回不去了,又怎么可能會和唐婉破鏡重圓呢?”葉錦城接起許暖的話,是低低一嗤。

    葉錦城低啞又道:“其實這次我該感謝夏琳,要不是夏琳用話砸我的話,我早就已經造成了最壞的后果。小暖,我始終欠你一句對不起。我不要你原諒我,我想你記我一輩子。小暖,我盼望著我們還有來世,你一定要幸福。”

    葉錦城的話說完,他便直接掛斷了電話。

    “嘟嘟”的忙音響在許暖的耳邊,聽的許暖有點震。不過,許暖收起手機,卻是再也沒有回撥過去。

    這一世,既然已經成為陌路,那就各自安好于天涯吧。

    此次婚宴,很是熱鬧,大小都是陸南岸的精心準備,菜肴名酒,甚至是桌椅都出自于名家之手。

    尤其是陸南岸和許暖的婚紗照,是美輪美奐。

    還有伴郎跟伴娘。

    捧花呢,是霍離和白小小一塊接到的。如此湊巧,在場的親朋好友便開始慫恿起哄:

    “這是緣分啊,我看不如你們兩個就湊一塊吧。男未婚,女未嫁的,彼此又是朋友,還可以經常往來,何樂而不為呢?”

    “嘖嘖,這是上天安排的事情,上天最大嘛。”顧流嘿嘿一笑,起哄最得勁的人便是他。

    而白小小則是低著頭,至于霍離卻是沒接話。這種場合,不接話便是最好回絕的方法,沒有之一。

    因為你越是回話,對方就越是起哄,就越是得勁。

    不過,許暖和陸南岸倒是看在眼里,最后的最后,是真的撮合了一段佳緣。當然,這是后來。

    而忙完最后,許暖和陸南岸就回了房間。

    顧流又是起哄,鬧洞房。

    許暖和陸南岸被折騰的夠嗆,他們盡興了,這才作罷離去。

    他們一走,陸南岸就拉著許暖坐在了床邊,他給許暖將高跟鞋給脫下,動手揉著她的腳踝,柔聲道:“很疼是吧。幸好婚禮這一生就這么一次,否則那可就慘了。”

    許暖抿著唇,沒有接話,這對陸南岸來說是第一次婚禮,可對她來說,卻是第二次了。

    她剛想著要怎么接起陸南岸的話,陸南岸的聲音又徐徐而來:“我去給你打點熱水過來洗腳。”

    話落,陸南岸便站起身。

    不過,許暖卻伸手將陸南岸給抓住,“我洗個澡就好了,忙活了一天,累的全身是汗。”

    “好,那你先進浴室,我給你找衣服。”陸南岸拍了拍許暖的手背,朝著許暖低聲而道。

    許暖低低一應,然后起身。

    然而,陸南岸找來的衣服,卻是直接拿進的浴室。

    陸南岸進來浴室的后果,那就是許暖被吃干抹凈——

    起初,許暖還是躲閃跟避讓。但陸南岸壓根就沒有給許暖這個機會,他直接將許暖給抵在墻角。

    許暖是無路可退,“陸南岸,我洗澡呢。你想干什么,能不能等我出去了再說?”

    “不能,今天晚上是我們的新婚之夜,我已經迫不及待了。”話落,陸南岸便直接吻住了許暖。

    “許暖~”陸南岸喚出許暖的名字。

    許暖“嗯”出聲,動情之處,卻多添了幾分媚色。

    “今天我們婚禮,是我們的大好日子,我很高興。”

    “我也很高興。”

    “許暖,我愛你。”

    “我也愛你。”

    許暖一一回應著陸南岸的話,不僅是言語上,還有動作上。

    對,她很愛她眼前的這個男人。因為他讓她重生,而她很感恩這輩子能遇上這么一個他。

    人生如此,足矣。
(←快捷鍵) <<上一章 投推薦票 回目錄 標記書簽 下一章>> (快捷鍵→)
十一选五开奖结果25号黑龙江